萨姆与战士

萨姆鄙视文学,不相信正义,不相信友谊,只相信金钱与暴力。他养了一只小豹子,称它战士,却把它当畜生。战士拥有金黄色的瞳仁,有力的肌肉。萨姆带着它,就像带着一把尖刺的刀,只要他一声令下,战士就可以刺入敌人的心脏。

战士是一只幼年豹子,经常不自觉地撒娇,主动来蹭蹭萨姆,企求萨姆的抚摸。可萨姆视若无睹。萨姆是个没有感情,棕色皮肤的怪佬。萨姆从不抚摸它,他每次都用厚厚的血肉淋漓的动物鲜肉堵上战士的嘴。于是战士越发健壮,它成了一只大豹子。

战士仍然拥有金色的瞳仁和矫健的肌肉,但战士学会了主动,它主动靠近萨姆,去亲近他。萨姆不回避,萨姆什么都不懂。萨姆只是个毫无感情,棕色皮肤,只会喂它肉的怪佬。

6.请写一段间接表现“热”的段落

那是一个微微有些驼背的人,带着一大箱行李,赤裸着上身。大街上,空荡荡,只有如游魂一般的他一个人。烈日当头,地砖上只剩他短短的影子和行李粗块块的影子,与污迹作伴。他走来,又走去,一咬牙把裤子也脱了。忍住想把皮撕下来释热的渴望,又忍住想把汗水汇成一处吞下解渴的欲望,他颤抖着,汗水还在不断冒,冒,冒上来,他像刚刚从河里跳出来。但此刻给他一个机会他定会跳河。他有些晕了,好大一个人,却时时刻刻要倒下去一般,他受不住了,夸父逐日,直冲向城外,也不顾他的行李了,心里念着:水,水,水!把江河吞下都不解渴。

江中珏有一头如瀑的长发,当她每每赤足站在江水中央时,发丝便可与水面齐平。水面到她的脚踝,沾湿了白衣,可是江中珏不管衣服湿,她要每天去喂她的小妖怪。就像传说中那样,平静湖面之下总是暗潮汹涌,尼斯湖水怪的传说脍炙人口,但是江中珏未曾听过。她只当世间百河百湖皆有一只小妖怪,软软的,呆呆的,就那么躺在水底,等人投食。

@少雾 

© 霜刀 | Powered by LOFTER